Home Artist/Works 學院派亞洲Trip hop音樂新勢力-ElectroO2(下)

學院派亞洲Trip hop音樂新勢力-ElectroO2(下)

456
幾內亞人與金盃鼓 /鼓手 Besty 攝於幾內亞
幾內亞人與金杯鼓 /鼓手 Besty 攝於幾內亞

接續前篇:學院派亞洲Trip hop音樂新勢力-ElectroO2(上)

百克里音樂學院即興實戰

有別於Betsy主修編曲及打擊樂,Cheryl在百克里主修的是電子音樂及電影配樂。對她而言,無論是美國還是臺灣都是個充滿驚奇的地方。她說,以前聽Björk(冰島女歌手,中譯「碧玉」)總覺得不習慣,但到了美國唸書後,才發現竟然有這麼多種不同的音樂曲風在東方都沒有人做!

 

「在百克里,我們主要學習實務面,例如怎麼做電子音樂或電影音樂,音樂風格主要靠自己去看演唱會多聽多吸收,當然老師也會分享他自己覺得『哇!這個超屌!』的音樂,在那裏各種曲風都有,跟在東方完全不一樣!」

 

由於百克里有許多來自中南美洲的樂手,因此求學期間兩人接觸也到大量拉丁音樂。「課程有上,同學也會彈,Cheryl還在拉丁爵士樂團表演過,樂手們的成長背景讓他們能輕鬆的完美詮釋正統拉丁音樂。除了拉丁還有R&B,許多作品的誕生並沒有什麼理由,因為同學們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對他們來說神韻與精髓都是信手捻來。」Betsy補充。

 

Cheryl接著說:「百克里還有『即興合奏課』,課堂上約5-6人,通常會以類似樂團的形式呈現,有主唱、吉他手、貝斯手、鼓手,並且視各合奏課的曲風做調整,如果是爵士的合奏課可能還會加入薩克斯風之類的銅管樂器。而我上的即興合奏課是用電腦和合成器取代所有的樂器,不像其他合奏課是以練習歌曲的形式進行,我們以『即興集體創作』為目標,大家可以使用任何一種樂器,一個人先用合成器彈出開頭的句子,其他人再像接龍一樣將句子衍伸,最後就完成一首很久很久很久…大約五、六分鐘長的曲子。這堂課主要是激發大家的創意和聆聽的能力,聽聽別人在做什麼,再用自己的方式改編和創新,類似即興演出的概念。國外做音樂真的靠感覺,而感覺則建立在理論上,與東方很不一樣!」

 

Betsy:「那邊也很重視學生的參與感,我曾在學校修過一門課,同學各自操作一台電腦進行編曲,十分鐘後就互換電腦繼續編寫。前一個人做主歌,換你接手就做副歌,輪到下一台電腦又是另一個挑戰,很好玩。學生之間的交流很豐富,老師也很尊重學生的意見,如果學生對老師的意見質疑,老師也會去找出答案,所以發揮空間很大,很多時候都沒有標準答案!」

 

金杯鼓的發源地—「幾內亞」遠征記

除了百克里的生活,Betsy因為主修打擊樂,因此還跟著老師去了一趟金杯鼓的故鄉——幾內亞,見識到雷鬼樂與當地生活的緊密連結。
Betsy:「雖然百克里有許多來自南美洲的同學,因此很常聽到雷鬼樂,但幾內亞之行帶給我的震撼更大。一年四季都處於高溫的幾內亞,一切步調都很緩慢,路上所有的司機都在放雷鬼,在那個氛圍中,會發現當地的風、雨、氣溫跟路人行進的速度真的與雷鬼超搭,在臺灣真的無法想像!」

 

Cheryl也笑著說:「非洲真的太遙遠太陌生了,所以我當時還問她說妳真的要去嗎?好擔心你的生命安全!(全體大笑)」

 

而為了秉持「有圖有真相」的精神,我也請Betsy分享了她在幾內亞所拍攝的照片:

市區市區:

這張照片是我第一天到達幾內亞拍的,拍攝地點是首都Conakry。本來只是抱持「探究金杯鼓發源地」的心情而來,沒有預備好要接受這麼大的文化衝擊。當帶隊老師跟我說「這裡就是downtown(市區)」的時候,我才赫然發現我到了一個多不同的地方!

 

從小在都市長大的我,從沒想過世界上有這樣的地方。在當地,不論是人行道還是馬路,地上都沒有畫任何交通標線;需要搬運東西時,不使用交通工具,全都頂在頭上;街道上只有極少的供電,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那裡沒有低頭族,所以當我們拿出手機的時候會吸引一大群小孩搶著玩,即便語言不通(幾內亞官方語言為法文),但看見我們手上的相機,他們還是會指著自己說「photo!photo!」要我們幫忙拍照。

 

而當地人的熱情就是我們最珍貴的禮物,記得第一天抵達的時候已經凌晨,整個城市一片漆黑,老師摸黑帶我們找到了他的家,他多年沒見的家人立刻給了他最深最深的擁抱,接著他們也緊緊擁抱同行的我們,即使太暗看不見彼此,他們也毫無顧忌的給我們最溫暖的歡迎。

工人

工人:

在美國學金杯鼓的時候,發現有很多打法是「call and response」,像是對話一樣,同學打一個節奏,我用另一個節奏回應,甚至會因為不同的場合而有不同的語法,這樣的音樂非常吸引我,因為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讓我想了解是什麼樣的環境會造就這樣的音樂。照片裡是老師與正在興建旅館的工人,晚上收工之後他們就開始拿樂器做樂,即使沒有經過正統的音樂訓練,但是幾乎人人都能很自然的打鼓。在經濟不繁華的國家,似乎不需要特別去推動,文化也能自然而然在生活當中呈現!

小孩

小孩:

幾乎我們所到之處都會有許多小孩來跟我們打招呼和拍照。和我同行的阿姨帶了很多舊衣服和玩具送給他們,大部分的小孩在拿到禮物之後就會很高興的離去,唯獨照片裡的這個小孩,一直跟著我們走了好長的路,阿姨給他禮物之後他還是一直緊跟著我們,語言不通的我們不知道他想要什麼,直到最後阿姨掏出了一張美金鈔票,小孩拿了之後才飛也似的跑開,留下備受衝擊的我們。

 

我無法想像從小就活在資源缺乏的生活裡是什麼樣子,而長大後的她,又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呢?(感傷)

夕陽

夕陽:

在低污染的幾內亞海灘看到的夕陽,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一次。

 

這次的旅程對我的生命有絕對非凡的意義,我永遠記得坐在車子裡,吹著暖暖的微風,襯著車子裡放的雷鬼音樂,是多麼相配的美好;也永遠記得當地人的熱情,這些都是我在西非最美的回憶。
(T:登登~各位旅客您好。本班機下一站將返回臺灣,提醒您繫好安全帶,特洛伊航空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

 

主動出擊經營自己

既然團員都在海外留學,對於臺灣音樂人在面對韓、日、中三方夾擊的情勢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呢?

 

Betsy:「舞曲能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讓人想跳舞進而被接受,所以發展舞曲也許會是不錯的方法!此外,能兼顧軟硬體的發展環境也很重要,這也是前陣子大家在吵小巨蛋等演唱會使用場館的原因。而身為專業音樂工作者,我們看見臺灣人贏在創意,但往往缺乏自信,建議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勇於前往歐美音樂季或樂器展吸收資訊,當然,網路行銷也要嘗試經營,千萬不要將自己的未來設限在亞洲地區!」

 

由於團員的專業背景,ElectroO2的作品在美國已經有了不小的迴響,在她們將音樂上傳到中國的「看见音乐」音樂網站之後,甚至擊敗了眾多中港臺音樂人擠進收聽前十名。

 

Betsy:「ElectroO2一直以來都沒有經紀人,凡事自己動手,因此我們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沒有限制。加上我們有語言優勢,往國外發展的門檻也會降低。而關於歐美市場,一直都是『你問才有』的狀態,目前我們主動寫信去反應也都很好,所以也建議大家將眼界放在世界,唯有勇敢的去問,才能為自己爭取更多機會喔!」

 

「而且雖然許多人將ElectroO2歸納在電子音樂,但我們的專輯並沒有這麼純粹的電子,我們聽很多流行歌,曲子的感覺也更偏流行一些,這是實話,做音樂就像前面說的要『誠實』嘛!(笑)我們只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做好,就這麼單純而已。接下來我們會製作Cheryl的個人專輯,目前也已經開始密切規劃了!而ElectroO2的二度臺灣&新加坡巡演也在規劃中,中國也有網友來信希望我們能過去表演,到時候希望可以不停的巡迴呀!(大笑)」

 

-End-

 

花絮:Cheryl的臺灣狂熱!

ElectroO2的主唱Cheryl目前定居洛杉磯,預計年底將返回亞洲。對她來說,臺灣就像她的第二個家,而且我覺得用「狂熱」來形容她對臺灣的熱愛真的一點都不誇張!(T:以下節錄自訪談內容,不只做音樂,寫稿也是要很『誠實』的呀!哈哈!)
Troy:Cheryl,聽說妳有來過臺灣幾次,對臺灣有什麼印象深刻的地方嗎?

Cheryl:有啊!(大聲)我超~喜歡臺灣!(第1次)特別是臺灣的涼圓!(T:竟然知道涼圓!!! Σ(=ω= 😉 )你們的夜市真的好屌!而且台灣人好親切,跟路人打招呼大家都很親切,台灣有山有夜市,地方好大,這都是新加坡沒有的,我真的超喜歡台灣!(第2次)Betsy還帶我去夜市,我超喜歡你們的冰麻糬!(註一)還有牛肉麵!(註二),都超好吃!我真的超喜歡台灣!(第3次)還有呀~新加坡很小,大概跟台北市加上新北市一樣大吧…做壞事一下子就被發現了,哈哈!新加坡最高的山可能跟圓山差不多(註三),也沒有四季,一整年都是夏天,熱爆了!還有我們的捷運也叫MRT,跟台北的看起來一模一樣,大家有機會的話一定要來新加坡玩喔!

 

註一:寧夏夜市的冰麻糬

註二:永康街的牛肉麵

註三:新加坡最高的山是「武吉知馬山」,標高163公尺;圓山標高36公尺,其實應為4.5座圓山的高度。(認真)

 

文/ Troy Zhao

特洛伊文字寓/ 訪談.文字.搖滾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