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題專文 我們看著他們凋零,懊悔沒有趕上那些年代。

我們看著他們凋零,懊悔沒有趕上那些年代。

941
Paul McCartney

去年的十月二十七號,是個對所有搖滾樂迷來說都很哀痛和震驚的日子,因為那個瘋狂、放蕩,卻又無比天才的 Lou Reed 殞落了。而與 Lou Reed 同年出生的 Paul McCartney ,即將在十天之後滿七十二歲。打從十五歲開始, Paul McCartney 就是個貨真價實的搖滾人,一路從 The Beatles 開始,他的音樂之路從沒停過,至今將近五十七年的歲月, Paul McCartney 奉獻給了音樂、奉獻給了搖滾、奉獻給了群眾,當然,也奉獻給了世界。

Lou Reed

五月中旬,正在亞洲巡迴的 Paul McCartney 因病毒感染,緊急的取消所有亞洲行程,包含了東京與首爾的場次。當然,之後的許多場次也因此而延遲,這不禁令人再次想到他已經高齡 71 歲的事實。其實這些我們從小聽到大,甚至從小聽人「講」到大的搖滾巨星們,也許並不屬於我們的年代。如果你是民國七十年以後出生的人,這些大師級的人物多半都已過了生涯顛峰,我們根本來不及親眼目睹,就得要開始接受他們凋零的事實。

而當我們開始認識這些人,拜科技所賜,打開電腦就可以觀賞到他們幾十年前的經典演唱會場次,然後我們從那些一場又一場的經典裡,開始認識了搖滾樂、認識了他們;從那開始認識搖滾樂的時間起,這些人的名字: Elvis presley 、 Jimi Hendrix 、 John Lennon 、 Bob Dylan 、 Lou Reed 、 Jimmy Page ,就深深烙印在你我的腦海裡。簡單來說,我們稱他們為所謂的「經典」、「大師」,在所有他們之後的其他樂團、樂手的作品裡,我們不斷尋找他們的影子,不斷追尋著他們的靈魂是否遺忘在哪裡。

有些的他們還活著,但卻已差不多在棺材邊踱步,有些的他們早已逝去,在天堂裡,又或許在地獄裡,仍然演奏著他們的瘋狂、高歌著他們的歇斯底里,而夾在中間的我們就這樣在他們留下的餘韻裡來回奔跑。

Jimmy Page

當報導指出,醫生強烈要求 Paul McCartney 必須要在延遲之後的巡迴時,你我擔心的事情是否正在發生?

有些時候,我們後悔著自己生得太晚,因為我們的年代只剩小賈斯汀與 Girl’s Generation 這款音樂,那也無所謂,至少這些音樂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註解;但若有那麼一次,我們可以躲避眾神的監視,穿越時光回到過去,親眼見證他們巔峰時期在舞台上灑落一地音符與璀璨的樣子,那該有多好?

聽者 Paul McCartney 在 1999 年名人堂,與 Eric Clapton 、 Bono 等人同台的〈Let It Be〉,真可謂「眾星雲集」,而當影片輪到 Paul McCartney 開口時,我全身顫抖,那熟悉的聲音從耳機裡傳出來時,我有一種時空的錯覺,似乎 Paul McCartney 的年代並沒有離我太遠,彷彿〈Let It Be〉是他最近發表的新單曲。

 

看著影片,聽著音樂,幻想著那些巨星們對著我說:「Wish You Were Here !」,然後開始若有所失的看著他們在搖滾的晚年期裡,仍然享受著音樂。

希望 Paul McCartney 可以完全的康復並且不因此留下任何後遺症,但我清楚的知道,沒有任何醫生可以讓 Paul McCartney 永遠不死,就如同 Lou Reed 就這麼走了一樣,有那麼一天,我們認識的那些搖滾英雄們都會一個接著一個的離去,問題僅僅在於,我們是否可以用很豁然的態度,在心裡默默送他們一程,送那些開啟了你搖滾世界的英雄們最後一程?

 

文/Vincent
資料來源 : rollingstone.com/spin.com/NME
圖片來源 : theguardian.com/billboard.com/